Moments


水火不容有辦法?

美滿的家庭關係是長年累月用心經營的結果,但當我們被情緒控制,一句說話便可能瞬間將它破壞 。 作為家長的,如能學習先照顧及調節自己的情緒,繼而掌握正面有效的溝通技巧,管教子女更得心應手。

踏入青春期,正值是「小孩以上,成人未滿」尷尬時期。荷爾蒙的變化,影響腦部和身體有所改變,加上功課、交友的壓力,太多事情需要去適應,內心複雜的情緒和感受,往往無法表達。某些青少年會選擇收埋自己慢慢摸索、沈澱和處理,這是很正常的事。作父母的,工作、生活的壓力就不用說了,部分也適逢在這時候進入更年期,情緒比較容易波動,如未能適應子女的改變,很多關心和擔心的說話說過了頭,便會變成加深兩代鴻溝的導火線。

在Marco的個案中,有兩點是中國人家長特別需要注意的:

1)對權威身分被挑戰的不爽
中國人著重長幼有序,對於子女在青春期通常出現的「不理睬」「不置可否」等傲慢態度(事實上很多時他們並非故意),會感覺被冒犯、非常不爽,容易觸動神經作出嚴厲指摘。


2) 對年長子女有過高要求
有多名子女的家庭,父母往往期望年長子女能為年幼子女竪立良好榜樣,有時可能會忽略年長子女內心所經歷的困難和需要。

在這關鍵時期,大家都特別敏感,若不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,很容易說出傷害對方的說話。作家長的,除處理生活中工作家庭各種事項外,亦需要有空間去照顧好自己身心靈需要。首先由覺察自己與子女相處時,自己慣常的情緒反應入手,學習先照顧好自己的情緒需要,再開口說話,才能在這燥動不安的時期好好導航,帶領子女順利過渡,並同時在自我情緒管理方面扮演一個示範角色。

在治療過程中,首先我分別了解Marco及媽媽的情況、各自看法、期望、感受及需要等,並教導他們一些基本調節情緒的技巧;當他們能夠冷靜下來後,再透過一些自我覺察技巧去打破負面溝通的惡性循環,讓他們在不批判的情況下,安全地表達自己,了解和學習專重對方的難處和需要,從對方的角度去理解事情,建立共同基礎(common ground),逐步解決問題。

媽媽終於明白到其實Marco並不是刻意對著家人「黑臉」,只是繁重的學習令他很疲累,不想說話,想要多些私人空間休息或做自己喜歡的事;他不是對家庭漠不關心,只是不善於表達自己。媽媽認真反思平日對兒子的管教模式,留意到自己傾向像直升機般監控著兒子,令兒子感到透不過氣來。她開始學習如何去協助兒子梳理情緒,明白他的心理需要;了解及處理阻礙自己與兒子健康相處的心理障礙及恐懼。Marco亦明白到媽媽是懷著良好動機,期望一家人能有多些「親子」時間,而當Marco拒絕溝通時,在「火遮眼」的情況下才說出了語氣過重的話。往後,他們更要學習親子溝通的技巧、學習積極聆聽(active listening)、互相尊種,健康地表達和正確解讀情緒等⋯⋯經過反覆練習,逐漸能達到「我口講我心」,重建健康的兩代關係。